芦焚_

追逐他人是极端的疲劳的。

公举的梦_根本没写完的底稿

长辈们说我们生活的地方是被保护着的。很安全,也很温暖,是个相当理想的地域。据说还有好多其他地区的人在窥视着我们的土地,从上一辈到下一辈再到下下一辈直至许多辈以后的未来。

真的有人眷顾着我们吗?

我很怀疑。

往日闪着耀眼光芒的穹顶碎裂了,浅蓝色的液体在裂缝里汇聚着,劈劈啪啪的低落。裂缝还不时的冒出丝丝白烟。…嗯,是的,就是白烟,漏烟的地方倒是还有点泛红,滴了点金黄色的琥珀下来。不过我也没胆子近前去看,也不知道有没有裹上点小甲虫、小树叶之类的东西。

就这样,天漏了,漏出一个大洞,外面的不知名的液体喷涌而入。

火急火燎的召集了一帮在平常很是“勇猛”的人去补这大洞。据老人们所言:这大洞只能被真正的猛士用补天的仙石补上,仙石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的大虫的肚中(不过我以为这只是只大虫肚子里的结石而已)。所以大家就召集了许许多多的人进了大山、冰川、平原、荒漠找大虫肚子里的石头去了。

但最后也没什么结果,天裂开的更大了。人少了很多,粮食也算够吃了。为了纪念那些直接或间接帮助过我们的那些人们的贡献,我们就将其尊称为“Hero”了。他们可真的是勇敢的让人敬佩啊,守护我们守护的如此之好。其实最好的一点其实是这冬天的天气也是变的暖意融融的,毛皮都可以收一收存起来等着冷的时候再取,牛羊也长的快了不少,壮实许多。还不错,真的还不错,大家都还是很满意的。

啊哈…!天真的要掉下来了!树林旁边都被枝条穿插出了小洞,往洞的另一边看看,树枝倒也变成蓝色的了。被烫成那颜色的时候,我也会变成蓝色吧,突然有点期待了。

过了大概有一两年,那片树林就湮没在那片蓝色红色交杂的暖海之下。很神奇的倒是那些被烧起来的树木居然长的比以往好得多——长得都撑到了上边的裂缝,堵住了一小部分孔洞。不过这树再努力长长那估计就是真实意义上的捅破天了…

孩子们对这片蔚蓝色可是充满好奇的,拦都拦不住。蓝色的树木浸润着砖红色的液体,蓝色的胶体物质包裹在左右,两种物质一丝混合都没有发生,连颜色都红蓝分明,各自在烟幕的缭绕下守护着自己的地盘。孩子们自然觉得这很有趣。在我的领地里就经常能看见他们围着圈子停在浆液少些的树干的周围,手拉着手坐下。某一次我看着他们的时候,有一个领头的大男孩高喊着我从没听过的口号。诸如什么:“新科技万岁!”、“牺牲就是生存法宝”之类。这倒让我觉得这些人兴许是群狂热的信徒。之后我就看着他们踩进了外围巨大的蓝色圆环,几十个人同时一脚踏了进去,失去了平衡。而我就看着这群人啊,牵着周围人的手快速的消失成一圈蓝浆糊,再看树边的蓝环同时扩大一圈。等这些事情过去,情况都变的稳定的时候,这些变异了的蓝色的木头就显得越发的流光溢彩、生机盎然了。所以我想:这些东西该不会也是有灵的吧…?到此,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从冬天到春天,从春天到秋天。搬了数次家,一开始盖的小木屋换成了宽敞的大帐蓬。心里自然是有些不满的——一个农耕为生的中原人就这么变的像个无根的游牧民,每天赶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小羊到处跑着,骑在矮笨的蒙古马上拖着帐篷远离蓝田。是的是的!我原先住的地方可是完全被吞没了,山是蓝的,草是蓝的,树是蓝的,还有那些被吞掉的“东西”也几乎都是蓝的。这种事情可是有点吓人,在那住着的时候我甚至还能听得到那些人围着圈接歌儿呢。可怕可怕,我碰见的这事儿也真是不吉利!

这一行几乎是被蓝田最外面的环追着赶着跑的。眼看着万亩良田变成蓝色,心底下想当然是有点不是滋味的。大致往里走走,一路上都是些草甸子,沼泽也都少见。要知道啊,这年头热的连个水花都不太多见,找个奔涌的溪流也就更是件难事儿了,但我的宝贝们再没水喝也就真的要渴死了…真是急死我了,我本来还期待着能用这群大羊换点吃喝,换匹壮马。那壮马的名字我早都想好了,名字叫卡洛。那肯定是匹健壮的枣红大马,干净的马皮在阳光下泛着淡淡金光。那红色是暗的沉着,不是蓝田夹杂的嫣红,也不是殷红,而是掺了些棕褐进去的朱红。

“不过看现下的情况…还不知道能活下来几只小羊呢。”

捏了捏手边的水袋,也没剩下多少水可以饮用。

“挨挨就过去了。”

坐在板车的小帐篷里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顿时感觉放松不少。再紧紧的抿着舔过的地方,仔细的与牙齿碰触,就这么着打发看羊以外的时间,于是又熬过了几夜。

感觉已经走了好远好远了,草甸子都变成了树林。有几只小羊从白羊变成了黑羊,虽然这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但我觉得这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兆头。

于是在休息的时候把这几只小黑羊用麻绳拴在了一块儿,拉着一起去拖帐篷,如果饿了就嚼几口快被车轮子压着的野草,有的偷懒了就用鞭子抽打抽打,以儆效尤。这效果还是挺不错的,我唯一的小矮马可算长得稍高了点壮了些,那几只小羊无非是长得慢了那么一丁点,基本上看不出来什么大问题。快到了城边,远远望去能看到黑岩堆砌成的城墙时,卸了那几只小羊的捆绳赶回羊群里去,不得不说,这腥气极重的土黄色和黑色混在一起倒是让人觉得顺眼多了。捏捏瘪瘪的钱袋和水袋,心下有了些计较:养着不如进了城搭着些老羊把这些黑羊给便宜点卖掉,马要卖贵点换匹新马。最后再留点钱倒卖点绸子,顺便待上个几日去寻匹枣红骏马和吃食再走。

“这城里想必是不缺这点好东西的。我觉得。”咬着牙咧开嘴干笑了几声,在风声和蓝环的追赶中继续向城门而去。

(啊 怎么就不让我艾特一下公举呢 差评)

评论
热度 ( 2 )

© 芦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