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焚_

追逐他人是极端的疲劳的。

【三思】一碗雕胡饭

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世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人有死后的美好世界。前往的时候会带着一切曾经拥有过的情感和记忆,但也会失去一些珍贵的感觉。

宋玉生前全都不信,死后信了前一半,对后一半仍持怀疑态度。毕竟,死后的事还没人出过攻略册。

宋玉在这里也已经呆了好几年。一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也早被时间消磨的一干二净。在这里一是不愁吃喝玩乐,二又物资齐全,四季温暖舒适。细细研究起来,似乎也没什么缺点。不过要硬要找些不足,照宋玉自己来看,那就是只有食堂餐吃,没有可以下馆子的地方。

不得不说,宋玉来这儿习惯了以后就开始尝试寻找活着的时候的味道了。虽然结识了不少在同一个世界死去的人,但不管是和他同时期的新人还是早就来到这里的老人都对此事避而不谈。

宋玉话多,每天问上十几遍是常态,有的人烦了,便直接赶他,让他自己先去试着做做活着时候的菜式再说。

宋玉倒也是敢想敢做。前几天刚被人用得先自己尝试的话赶走,今天就张罗起来,打算研究研究,想着成功后开家馆子用来怀念过去的人生。

滑忆雕胡饭,香闻锦带羹。溜匙兼暖腹,谁欲致杯罂。

两界终有别,追思不可成。暖羹甜菜始,食罢多怅然。

于是便备了些雕胡,又抓了些茭白。略想了想步骤就准备开始。这雕胡饭的美味,宋玉自诩是篆刻在他的灵魂上的。活着的时候同老饕们一起聚餐,总少不了香脆滑腻的雕胡饭。这饭材料就一样,工序也就一道,也就成了宋玉来这里后头一次做饭的首选。

“宋玉啊,听说你要开馆子?还要做雕胡饭?”闻声而来的友人倒是有些诧异。

“是啊,开馆子做雕胡饭啊。我看这儿的雕胡还蛮新鲜的。”宋玉有些不以为然,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如此表示的人了。

“哦……”友人耸了耸肩,“那你好自为之吧。”

宋玉听着有些莫名其妙的。

“不就是做个饭而已嘛!”扭头喊了一句,就又回过头接水淘米,准备蒸饭。

随着水汽蒸发,雕胡香从砂锅盖间的缝隙溢出。宋玉吸了吸鼻子,思索了半晌这是什么味道,感觉陌生的很。又看了看滴答作响的定时器,想着自己是不是因为太久没吃过这雕胡饭而忘记了雕胡米香。

“这样其实有点打脸啊……”宋玉心里有点忐忑。“不过我都是按我以前的配方来的,照理来说完全一样。”努力安慰安慰自己,又取了些茭白切成薄片码在盘中。

宋玉是真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但同时也隐隐明白了些不开馆子的原因。

“诶哟我真是信了你的邪喽!”宋玉忽道。

雕胡饭将熟,米香就已经压抑不住的扩散在空中。宋玉越觉得这味道新奇,心下就越惊慌,越不是滋味。

计时器响,宋玉揭了盖,摇出几勺到碗里,又在切好的茭白上浇了醋做了凉菜。

这香气对以前的宋玉是种享受,现在却是种折磨。熟悉的味道变得陌生极了,“难不成我的生前其实只是常梦?”宋玉想到。不耐的用筷子搅了搅碗中鲜滑细腻的饭。这看起来和过去做过的饭并没有差下多少。

“‘主人之女,为臣炊雕胡之饭,烹露葵之羹。’”宋玉念叨着宋玉的话,试图记起雕胡的味道。心不在焉的搅和着碗里冒着热气的饭。

宋玉眼睛滚下了泪,抱着温暖得略微发烫的瓷碗的手冷得发抖。棕褐色的米粒在水的滋润下泛着润滑的光泽。宋玉现在除了不敢吃外都准备好了。待到下定决心,想着同老饕们一起吃饭的步骤,就先吃了片茭白,迅速的往嘴里塞了几大口饭,把自己烫得不停地咂嘴。软糯中夹着些脆韧的雕胡伴着茭白将甜香播散到口中。不过宋玉越吃越感觉不对味儿,现在吃起来更像从没吃过一样,只是一种新奇的味道,怀念也更无从提起。

——非要说能讲情怀的地方,也只是生前美食比死后食堂更好吃而已。

那天的宋玉哭着吃完了那碗雕胡饭和备下的一小碟凉拌茭白后,再没提过开馆之事。

“宋玉!你的三思馆还开不开了!”朋友们倒是对这件事很上心。

“我……”宋玉思索着,“其实挺不喜欢雕胡饭的,太浪费时间了。”停了停又道:“这馆子不开了,做饭太累。”

“不开就不开,大家都试过一次的。”友人没再追问,“走了啦,今天食堂进了新菜!”

宋玉撇撇嘴,没做评价。

食堂供应着同往常一样的套餐,只是又多了些从别的世界传来的新食材而已。


Reference:

《江阁卧病走笔寄呈崔、卢两侍御》

《讽赋》


评论
热度 ( 3 )
  1. 笔耕不辍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转载了此文字
    点评在下面
  2. 芦焚_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转载了此文字

© 芦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