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焚_

追逐他人是极端的疲劳的。

Don't go

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Undertale,中文非官方译名为传说之下,是一款角色扮演类剧情游戏,于2015年9月15日在Steam由Toby Fox发行。Undertale在Steam上的40000多个用户评价中有97%的好评率 。除此之外该游戏的音乐原声带的好评率同样为97%,也是Steam上评价最多Soundtrack。

在游戏中玩家将控制一个掉入一个地下怪物世界的人类,玩家必须找到出去的路,亦或是选择留下。

波动狗是undertale的作者Toby Fox在游戏中的个人形象,在游戏中多次出现,为游戏特色之一。


【手书】undertale—Don\'t Go(中文字幕)
00:00-02:00

-Frisk已击杀Papyrus-

“Pa......p......”Sans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为兄弟做的鲜红围巾,跌落到满是灰尘的地面上。

Sans眼里溢出了泪,有些不能相信。眼里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的手里握着刀,刀锋依旧闪烁着金属光泽,晃眼的亮光让人觉得刺眼。忽然抬头再看,叫Frisk的人类举着刀笑着,眯着眼。

Sans的泪淌了几滴,却也顾不上擦拭。惊恐之后,在避开Frisk的角落里背过身,捂住眼,但也再流不出泪水,空余喘息。


Papyrus早上说他要去看看那个来了地下的穿着条纹衣服的人类,他说他这样就可以宽恕了这个人类,也能进Undyne的队伍里了。

Sans心里有点发憷,低下头把下巴埋在领子里,不赞同的皱着眉。他自己听说这个叫Frisk的人已经杀了好几个居民了。

Papyrus瞧Sans似乎是有些不高兴,便问道:“怎么了,你要不要一起?”

“……没什么”Sans边说着边抿起了嘴唇。看着凑近身前努力作着解释,找起理由的兄弟笑了起来,挥了挥手讲起了烂笑话。

“Pap总是不听故事不睡觉。”Sans说,“要知道为什么吗?”

Papyrus活动着他的骨关节发出NYA HA HA HA的笑声。

“因为还没到晚上呀!”Sans接着说。

“NYAAAA HAHAHAHAHAHA”Papyrus光是听就已经笑得不能自已了。“不会有事的!”Papyrus笑完后也不忘嘱咐自己的兄弟,“你要不要来看看我的雄姿,这围巾配我肯定是酷炫极了!”

“行吧,我查完这一圈就去看看?”看着兄弟摆摆手就准备出门,Sans有些无奈的应下。却又缓缓地闭上双眼,心里满是不安。

Sans趴在二楼房间门口的窗台上,紧蹙着眉骨,身体向前探着,看着Papyrus像是听到了什么好事一样咧着嘴喜悦的冲出大门,脖子上围住的红线织出的红围巾在跑动下随着微风飞扬。

眼见着Papyrus走了,Sans也没再盯着门口。在后面默默地按平常的路线跟着Papyrus,看着鲜红的围巾在夕阳下泛出浓浓的橙红。看着Papyrus满面自信的走过卖HOT DOG & HOT CAT的岗哨,Sans越发的担心。一个恍惚之中,只看见红色围巾飘落,Papyrus也走得不知所踪。

Papyrus继续大步的向前行走着,Sans在身后默默地跟着,地面随着前方红色围巾的飘动慢慢地变得扭曲。

Sans慌张的试着伸手,尝试抓住那一片残破的围巾,又突然觉得眼睛难受,酸涩难忍,还有些憋涨。着急的用手盖住。“不能,就连眼泪和话都不能表现出来!”,心里想着,但哽咽在喉中的话却在下一刻就无法忍受的冲出了口,

“别去了,Pap!”Sans的声音微小而沙哑。泪水汹涌而下,沾湿了搭配成套的卫衣。

Sans蹲在岗哨旁,揉揉眼睛,看着Papyrus朝着远处跑去,已经说好的要在结束的时候再去便不能食言。Sans望着Papyrus离开后空旷的原野,眼里却全是Papyrus摆出毫无防备的样子。Papyrus从头颅瞬间就消失了,接着是他的身体,像烟尘一样消失了。紧接着,就只剩下那盘在颈椎的围巾。那围巾,那鲜红的围巾又在阳光的柔光之下从空中跌落,即使是在跌落之中也仍保持着Papyrus所围盘时的样子。

Sans的盹儿打的都要入夜,被那落下的红围巾惊醒后,四下寻找却完全没有Papyrus的踪迹。心下满是焦急和害怕,在林中慌张的不知该前往何处,许久不跑动的骨头也有些颤抖。左顾右盼的寻找着Papyrus的身影,额头上满是汗滴。

待到寻找了大半个林子,看到Papyrus的身影就在前方的时候,Sans心里突然松了一口气,面上也放松了不少。刚摆好了笑容想叫住Papyrus说些笑话,却连一个HEY都还未说完,就透过Papyrus的肩膀就直直的看到了穿着条纹衣服的人类。

Papyrus笑着讲着Sans讲过的烂笑话,毫不防备的张开双臂,鲜红的围巾垂落在身旁。

“完了,完了!”Sans简直想要仰天大笑,手却控制不住的安抚着空洞的双眼,挪开双手,又任眼眶滴滴答答的顺着脸颊落下泪来。

Sans直到战斗结束的时候,也一如往常一样以为只是讲了一个烂到不能再烂的笑话。今天的夜晚这样过去了,除了没有Papyrus纠缠他将故事之外,看起来也似乎和平常没什么不同。

Sans呆呆的定在地上愣着神,看到Papyrus似乎还如同以前一样站在自己的面前爽朗的,连眉骨都一并扬起的笑着,Sans一并温柔的笑了,但红的有些暗的围巾却突然伴着他身躯的消失一并落到土中。

Sans又站了半晌,盯着围巾上红变得更加深沉。小心翼翼的轻轻用双手捞起,能感受到的也只有冰凉与几份薄纱的质量。Sans捧着围巾,贴近眼前,又是一阵止不住的哭泣。哭的又没了眼泪,就垫着眼睛揉了揉手上殷红的围巾,再往颈间一甩、一盘,就像Papyrus一样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评论
热度 ( 12 )
  1. 芦焚_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转载了此文字

© 芦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