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焚_

追逐他人是极端的疲劳的。

破裂的纳塔湖by东野

@公举 我在填坑

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自天裂了缝,呲呲的喷出让人颇感不妙的液体以后,大片的土地就被毁于一旦。据守城的卫兵所报有人闯入了别的城里想要做交易,结果却发现了奇怪的让人感到恶心的生物……啊,怎么说好呢。

总而言之,自从天上裂开以后,世界就开始灭亡了吧。                                                        ——陵城第七卫队队长


“你跟我讲纳塔湖的湖底裂了?”娜塔莉亚的城主感觉自己碰上了世界十大不可思议。

“报城主,的确是裂了,湖面位移虽然很缓慢,但速度远远快于平常的蒸发量。”传递情报的士兵想了想,又报,“不光是裂开的问题,水都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的问题更让人头疼。”

“行了行了下去吧,真是一事儿没完又起一事儿的!”城主不耐烦的摆着手。头一次作为代理城主的自己摊上了这种没头没脑的事情,运气也着实是差劲。

“还不知道那两位小祖宗听到这事儿要怎么罚我喽。这我可真不知道怎么补。”哭丧着脸继续着手头的事物。

消息在人群中传播的速度总是最快的,喧闹的市场总是小鸟们的叽喳之处。

“喂喂,以有没有听说纳塔湖的湖底裂了。”靠窗边的一桌人悄悄地交换着信息。

“嗯?那个娜塔莉亚城的纳塔湖?”坐在一旁的人有些不太确定,“那么大一个湖呢怎么会破呢,你没搞笑?”

提供消息的倒也不恼,反倒更耐心的解释了起来:“我跟你讲啊,娜塔莉亚可都是沙子和石头,那边湖裂开了早就封锁掉消息了。要不是我有几只小鸟在那也知道不了的。”用手沾了沾刚要的清水在木桌上画了起来,“你看看,旁边就是娜梅莉亚和莉莉娅城,这两个哪个都不是干旱之地。再说了,娜塔莉亚的城主出去出任务了,现在的是个代理城主。”

“我知道那是个代理的啊,但那代理城主我看着还觉得挺厉害的。上任的时候也没人不服不干活。”

刚进门的几人听到二人的对话纷纷凑到了旁边。两位倒也不介意,继续讨论着刚才的事。

“但那总归是个代理城主嘛。有城主撑腰怎么有人敢不好好上工。”提供消息的那位用手沾水继续在桌子上画着图,“讲道理,城主可是新来的双白,上面派过来的,不被砍了就算好的了。”

“哦,那倒也是。”桌上几人各有所想,不多时,各付了几页搜寻来的古书纸卷走了。“真不知道像你这样的鸟儿要这些东西干嘛,只不过是没人看得懂的废纸而已。”其中一人临走前说道。

画图的人盯着桌上被水润湿的地方有些出神,桌上的水渍在阳光下微闪着蓝光,连缀起来倒像是古书纸卷上无人能解的图案。

“一白,一白,醒醒了。”突然从门口窜出来一位披着麻布斗篷的少年,兜帽在头上虚掩得遮盖着。见眼前的兄弟又盯着桌上的水渍出神,端起旁边的水碗就往原先的水渍上浇。

“二白!我醒了!别浇!我头一次画对!”被叫做一白的少年猛然惊醒,一把夺走了水碗。

二白看着一白醒了,也就放心的坐下问起了刚刚发生的事。一白说,“这湖裂的奇怪,裂开后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简直像是落入无底洞一样。据现在能看懂的古卷所记载,一但湖底破裂,我们就可以突入另一个世界。据说异地的矿藏资源储量非常丰富,能源也很充足,用水也和我们有所不同。”

二白觉得很有意思,又问:“……没有什么不好的?”

“现在解读的东西还真没看出来什么不好的。”一白想了想,“不过这几卷里有几张是新的,可能会有新信息吧。”

“哦哦对了!刚刚给书的那几个小兔崽子还提了咱们的代理城主巴先生!”一白道。

“哈哈哈哈小兔崽子,怎么你也开始这么叫人了。”二白笑得肚子疼,头一次看见一白用上这种词叫别人。

一白挠了挠头,有些不明白二白为什么笑。“巴先生教的啊,他说提他的都可以这样叫他们。”

“好好好,你这个小兔崽子也提他了,快起来与你的大人我回去看湖吧。”二白笑着站起来拍了拍一白的肩准备离开。

“大人大人,那散台的钱谁付啊。”一白道。

“你包的当然是你付。本大人还要思考我们的位面无底漏水天坑会不会让下位面裂了天毁了地呢。”二白边说边向着门外走去。

一白哭丧着脸摸出包里仅剩的几片贝壳放到桌上就追着二白跑了出去。跑中还不忘念着二白的名字,“二白你昨天晚上说好的今天你包桌子的!”然而二白早趁一白纠结得时候跑远了。


评论
热度 ( 4 )
  1. 芦焚_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转载了此文字
    @公举 我在填坑 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拖延症QWQ

© 芦焚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