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焚_

追逐他人是极端的疲劳的。

2016.8.25_禅意人生

禅意人生

禅,意即静虑,由心而来,随心而去。人生,意为人之生活,由物质而来,随物质而去。二者看起来虽无表面上的关联,但在日常行为和情感中实则相互影响,交替变化。佛家禅宗由此对人生这一命题产生了兴趣,并催生出极富诗意且精辟的理论。

“落叶满空门,何处寻芳迹。”此之谓人生伊始。

苏格拉底曾言:“无知即罪恶。”究其一生,他似乎从来都是在从不同的方向和角度中寻找、追求真理。无论严寒酷暑,他从来都只穿着一件普通单衣,不穿鞋,不讲究饮食。他的一生不曾留下著作,就算是对话录也仍是他的学生为他整理。而苏格拉底在最后的人生中,虽然被雅典法庭以侮辱雅典神和腐蚀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判处死刑,但他也依旧为了仍未找到的正确道路,饮鸩而死。他就那样迷茫却又固执地站在纷乱的世界中,站在难以调和的矛盾前追溯着他所未见,所渴望的,不知道何处可寻的智慧的源头。

“空山无人,水流花开。”此之谓人生第二阶段。

正如打工妹汪化从“服务员”到“画家”的转变一样,当她寻找到了可以使她的身心沉醉其中的事物的时候,她义无反顾的投身其中:买了睡袋,带着15米米的画布夜宿艺术馆走廊。她就如此艰苦的学画,日日夜夜不曾停歇。甚至后来,当北京时代艺术馆想要买她的画作时,她一口回绝,只因她始终都认为是画画把她从烂泥中救起,带她通往极乐的地方,是神圣而不该与世俗有任何瓜葛的纯粹的东西。她的空山是她的生活,名为画的水在上面流淌着,水从露珠一滴一滴的汇聚成溪水,流过名为时间的贫瘠的土壤。她默默地守候着,为自己的热爱埋下一颗小小的种子——终得花开。

“万古长空,一朝风月。”此乃人生之尾。

蒋方舟在缓慢的成长到18岁后,在中学的大门在他身后缓缓关上的时间下,抛开内心的惶恐和不知所以然的太过高远的期待,为自己不断刻苦付出,指引自己坚定地朝预设的方向努力。她想支持他一直前进的动力就是相信世界上有个光明顶,他会边走边丢,边丢边走,最后孑然一身地登上顶峰,欣赏最为美丽的风景。他最后讲到:“世界不分内外的,这世界只有一个。”如此,这时间也不分先后长短的,它总会是现在。现在铺垫着将来,一寸一寸,一尺一尺,踏踏实实。当现在的功夫做好之时,才能与万古长空一并,尽赏一朝风月。

《心经》道:“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则当心放空之时,人生就将在无我的自我中拂去草叶的遮挡,与时间长河中的一时一刻一并开出华美繁盛的优昙华。

手生得厉害,太可怕了。周六晚上大概会写完杜甫。啊。

评论
热度 ( 2 )

© 芦焚_ | Powered by LOFTER